人与妖有什么不同?——2009年于北京看话剧培尔金特

易卜生执挪威文学界之牛耳,道地的个人主义者。他代表了挪威文学,却不承认自己是挪威人,这样抛弃社会和民族认同,来表现他彻底的个人主义。易卜生之于挪威,像鲁讯之于中国。如同阿Q通过鲁讯刻画成为中国人的人格,培尔金特,也就是易卜生,被人当做挪威的人格。我是带着对挪威人格的兴趣看戏的。看过了鲁迅笔下中国人的民族性,我想看外国人检视自己的民族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