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斯班华人的道院

说是去佛堂,到了前面写着道院。早上九点前已经停了几十辆车。三位义工前后井井有条地引导我们的车进场停好。客人还没来,场内只有义工,在厨房和义卖摊位上做准备工作。既然是佛堂,就以为会见到方丈。我过去在越南“当过”七天和尚,对寺里的生活很熟悉,这里却完全不一样。首先没有光头的僧人,主持活动的是两位和蔼老成的点禅师,一位在本堂住持,一位在南边卫星城Gold Coast住持,赶来同庆建堂15周年的。其次,门口首间“Temple Information”一房内放的是道德经。僧道一家在我国也是常事了,我把它当做我国是马马虎虎凑合之国家的证据。我心里不免要想,不凑合的城市布里斯班今天要有凑合的一面给我们看了吗?

但是前来童子军表演助阵的,都穿带有四脚十字“✠”符号的制服,这个过去只知道十字军圣殿骑士用它;领上绣着鳶尾花饰“⚜”,这常常表示王权的;而本次活动主要内容是义卖筹款给Queen Elizabeth II Jubilee Hospital,中文试译做“伊丽莎白二世王后禧年医院”,这里“禧年”是犹太人的概念。而童子军表演的节目是唱澳大利亚国歌——我第一次听到。义卖的商品中也有十字架。总之,活动开始不久,各种宗教和国家的概念就全混做一团了。我因为初来澳洲,多听多看,不敢每事问,只好存疑。也许佛堂里礼堂上对联讲得正是此理:

一联是:五教同源妙道协澳邦

另一联是:多元文化□德融种族(缺字看不清楚)

各种宗教其乐融融成一团,这看来是事实了,但是“德融种族”我没有见到。这场来了一千多位客人,绝大多数是黄皮肤黑眼睛,我随机跟人聊天,百分之百是华人,没有韩国、日本、越南人等其它黄皮肤黑眼睛品种。要说他们不肯来,我觉得不通。对于中国这样大国,中国人这样大种族,别人不来凑热闹,应该视作不正常。印度版本的“廟會”就有不少當地澳洲白人參與。

同样的道理,千余客人除澳洲本地人之外全是中国人的场面出现,仅仅“当地人不感兴趣
”是不够的,我感觉需要有些文化墙才能做到。

幼儿表演芭蕾

重要的社交作用,相当于中国大陆的文化宫,而社区成员关系加倍密切。图为华人社区小朋友们表演芭蕾。

义卖同时,礼堂里表演的节目,有老太太们跳广场舞,曲子用的是凤凰传奇的《荷塘月色》,还有西藏舞,一边跳一边传来音乐:“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喂,带我们走近人间天堂”。我觉得这些文化内容深受地域影响,比如外国人不一定能理解我们为青藏铁路所唱的赞颂之歌《天路》其实正是我国流行音乐之最明亮高贵者。这里没有贬低这些音乐的艺术水平的意思,只是说頌歌的流行不出其所在地区。

人们很开心,很知足,很享受这场活动,合得来,谦让。华人社区所展示出的风貌,正似那门口玉弥勒像,笑口常开大肚能容。弥勒佛原本不作此笑貌,我觉得这中国改版的弥勒佛正反映了我国人民个性中最善良美好的部分,也就是“笑口常开大肚能容”。也许是澳洲可以使这种美好品德发展出来,也许另一面看过来也不尽是美好的品德——大部分中国人并不是走正常移民程序,仍需设法获得移民资格,已经来的作假者也多,“诚实”并不在多种美德里居中,这种情况下,“能容”也是一种会意。

抬这玉弥勒佛需要六个青年的合力。我抬着六分之一角,把他从迎客门请回室内,这时候日头已经有点西斜了,我也汗津津了,一个人到门外透透气。佛堂门口,一匹黑白相间的马悠闲地在门口吃草。

一匹马

将华人社区做成这样有聚合力,其乐融融,并且大家愿意进来做贡献,必不是容易的事。按人们说的,禅师们经营这里十几年,能领导这样的社区,也必须德高望重又熟悉社区成员的需求。文章这里补着对他们说个赞。下图是我和Samuel在里面做义工的场景:

笔者在忠恕道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