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爱中国文化而不爱党

在澳大利亚这里,华人媒体分两种。一是法轮功媒体,当然是永远批评我党(使用“我党”这个词不会导致本站被封,作者其实不是党员。下面不再解释)。少文化的人喜欢读,因为里面净给一些“世界末解之迷”、某某地方的怪事科学界至今没有解释这样的小报话题,且有很多刻意错误报道,比如报道说占中口号是“打倒我党”。其它非法轮功媒体比较关心澳洲发生的事,对香港只字不提。也许是是不报道,不关心的态度;也许是不管怎么报道都有华人读者不认同。倒是澳洲人办的电台SBS做了华语报道谈香港。如果遇到大陆来的华人,大部分认为首先是只有一个中国,香港属于中国,在这个框架下谈事,民主不民主不是重点,小地方不能离开大中心的管束。如果是台湾人,就不表态。香港人不参与华人聚会,我只有在业务上遇到一位,业务场合不便闲谈观点就没问。

关于香港这事上我党的状态,华尔街日报有一篇评论不错(用“我党”换掉了关键字)
http://cn.wsj.com/big5/20140930/and112424.asp

對于北京在香港采取的強硬路線,一個常見的解釋是,北京擔心真民主引發的“傳染效應”。但令人奇怪的是,事實證明,我党的統治對這種效應是免疫的。到目前為止,有關大量去西方留學的學生回國後會要求在國內推行民主改革的預測都被證明是錯誤的。在一些情況下,遠離故國反而增強了學生們對我党的忠誠度。

注意上面:“在一些情況下,遠離故國反而增強了學生們對中共的忠誠度。”

令我党真正感到擔憂的是,香港可能實行的完全民主可能削弱中央對香港的控制,而由此引發不穩定還可能蔓延至中國其他地區。

我看这是实话。从中央的角度看,这是中央对地方的控制,谁是老大,谁发话谁听话的问题。从香港角度看是民主诉求,两边用的语言是不同的。

昨晚跟北京来的黄先生聊起这件事,他说他已经决心再也不去Brisbane华人社区混了,因为受不了集体无意识。比如当地华人唱赞颂青藏铁路的歌曲(并不是因为他们支持青藏铁路,而是因为这些东西是他们文化的一部分,属于无意识的)也就是内地的政治文化已经和内地结合了,不能分离开。如果只观察内地出去的华人,即使在国外也不存在去掉内地政治基因的华人文化。

内地人在国外会统一将反对中国政府的视作反对华人和自己身份的——内地长大的人对海外当地文化有极强的免疫力。同时,我已经观察到的三个华人家庭里,在澳洲长大的孩子跟父母文化上都有分离,有两家里是冲突孩子觉得很无辜而父母很无奈,第三家孩子没说。孩子拒绝接受华人身份,强调自己是澳洲人。也许和黄先生(成年人)决心不跟当地华人混了是一个原理。一位澳洲当地人说起,她很奇怪她的香港朋友不愿意参加华人社区活动也不给出解释,说中国文化应该传承——她不知道我们从内地出来的人没有办法从中国文化中剥离我党的文化,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不关心哪一部分是我党的哪一部分是中国的,所以不认同我党的中国人只好连中国社区活动如春节舞龙也一并不去参与了,双方都指责对方“把自己封闭起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