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第一日:深圳

多少习惯了客居生活,回到国内,凡是觉得不适应的地方,都是过去没想到会注意的地方。这第一篇记的是我回国后到深圳的感受。飞龙同学叫我写的。他问得细,我答得多,他说应该写下来。“细碎的东西太多,娘娘腔,写起来没意思。”我说。不过飞龙一定要我做个试验。

关于空气和拥挤这些常见感受就不说了,说点别人没说过的。

大中华物资丰富

布里斯班是我心里明珠(广义的,包含了卫星城们),之前我自己在博客上赞扬过,说人类造的城市,只能这样好了。这话不是说它发达富贵,只是说它适合生活。中国人喜欢把布里斯班叫做布村,意思是它小。其实四百万人,连上卫星城,算是一个Global city,虽然比不上深圳的一半,却比兰州人口多,称为村只是见其可爱而已。

到深圳的第一天,我首先领教了大中华物资丰富,把布里斯班抛在后面。超市里琳琅满目,商场动不动四五层,真是不到中国不知道竟然有这样多的品牌在一起斗艳。在布村,服装品牌半数是临街的独立店面,而中国必是在商场里,人被店面包围,所以觉得争奇斗艳。这样四五层的商场,布村虽然没有同样多层的,确有规模相当的,Garden City是也,我每两个月会去一次。但是深圳四五层的商场是每条大街都带一个,每个地铁出口都能找到一家,每天吃个午饭都去!美食城和饭店也是一个接一个。这足令澳洲来客觉得乡下人进城了。悉尼和墨尔本的客人也许不会惊到,那里购物中心更多,但是悉尼和墨尔本应该去跟北京上海比,布村应该跟深圳比。

虽然物资更丰富,但并非“啥都有”。客居习惯了喝澳洲当地的Ale,到了中国才意识到没有。超市确实进口了很多洋啤酒,都不是Ale,可能不合中国人口味?啤酒有两大类,一曰Larger,比较常见,中国市面上的都算这一类,包括市上的生啤和扎啤;一曰Ale,英国的比较出名,澳洲啤酒传承它,亦多是此类。说完啤酒说葡萄酒。中国市场上红酒虽然丰富,却几乎没有白葡萄酒,这也是件怪事。澳洲红白葡萄酒都很受欢迎。

另外一样缺少的是咖啡球和咖啡粉。澳洲超市各种espresso咖啡球,中国一种都没有。要说中国人不喜欢咖啡,为什么街上那么多咖啡店?考虑espresso咖啡球主要供应家庭和办公场合,不供应咖啡店,这就说明一个有趣的事实:中国人只在咖啡店里喝新鲜咖啡。我早先就疑心是这样,现在有了超市产品目录,可以坐实了。这是奇怪的事,如果你喜欢咖啡店里的咖啡,不应该在家做吗?如果不喜欢,不应该在咖啡店点茶吗?为什么会到了咖啡店就喜欢回了家就不喜欢?深圳一杯咖啡30元(澳洲大约15元到20元人民币),在深圳喝10杯咖啡馆咖啡的钱就可以买一个澳洲的espresso咖啡球机器(估计是中国生产的)。咖啡馆这样贵,深圳人民应该更有动机买espresso咖啡球,而超市没卖espresso咖啡球的。这事得国外生活过回国后才看得出奇怪。

编辑修改:飞龙问起来各种咖啡的区别,我增加一句科谱一下:咖啡店各种咖啡都是用espresso做的。做出来就喝的是意式咖啡,加水的是美式咖啡,加奶的是拿铁,加巧克力的是摩卡,加奶油的是卡布其诺。这不是中国人喜欢花哨,外文原文就是这样花哨。另外我上面讨论关注咖啡球而非咖啡粉,是因为球用起来跟速溶咖啡一样快,不需要技术,观察它的销售可以排除客人嫌麻烦的可能。

虽然酒类和咖啡失了些分,中国在其它物资上把分都拿回来了。给飞龙的原信里我提了些例子,如今觉得读者不会有兴趣看购物清单,在此省去了。

我又观察到市场上各种服务的价格都更贵了,从茶点到pizza(茶点跟澳洲同价,pizza比澳洲贵)都更贵了一些。如果人民负担各种服务的能力没有变差——我想是没有变化的,因为客人很多——那么说明中国人收入水平近年来又上涨了。考虑近年来工资上涨的同时人民币在升值,这说明大家和发达国家收入水平更近了,这里给祝贺一下。

深圳Pizza比澳洲更贵,是有文化因素的,澳洲当地人觉得Pizza是快餐,包括必胜客也属于快餐。这一点连pizaa的祖国意大利来的移民都赞同,说他们觉得在家做Pizza方便,便宜又好吃。刚出国的留学生们,还没找到兼职工作的,贫穷的日子可以用pizza对付过去。在深圳,文化上认为pizza是好东西。要说到正餐,还是深圳便宜。两个人三个菜,加上啤酒,100元人民币,在澳洲估计要相当于两三百元人民币。这里“便宜”说的是实价,不是消费收入比。

中国人素质逐渐提高

有一个地平线效应,讲的是人们对地平线上的逐渐变化没有感觉。有人为村子拍了照片,绿林白水。过了几年,绿林和水都少了好多。问村你的人,你们村的环境有变化吗?大家都说没有。给大家看看过去的照片,大家都吓了一跳,原来过去这样美的。这是说,人对逐渐的变化没有感觉。

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回国,就有机会看到这种逐渐的变化,当地人却不一定能感受到。中国居民素质的提高就是不容易观察到的。我来列举我的观察:

  • 飞机还没停稳的时候,机仓里不再有啪啪啪的解开安全带声音,大家也不抢着离开飞机了。
  • 飞机在天上的时候,我看到有趣的一幕,一位乘客觉得被冒犯了,差点跟男空乘打起来。大家一定以为又是中国人的德性了吧,其实两边都是马来人,中国乘客安静得很没事。
  • 在一个二线城市(不点名)取行李的时候,往年大家会抢着占地方,不少人跳到行李转送带中间的岛上,以便自己行李第一时间抢得到,尤其是飞机夜里到的时候。今年我到的时候午夜12点,这里秩序井然,没有人跳到行李转送带上。
  • 十字路口上,机动车道换信号灯要提前人行道几十秒。这段时间,人行道明明是红灯,大家都会统一闯红灯。今年我意外发现,只有约三成深圳市民闯红灯,大多数人等到人行道绿了再走。

谈到交通,我想多说几句。

我离开宝安机场到深圳大学,晚上拖着行李过人行道。这个人行道是slip line上的,就是连接三角形安全岛跟步道的人行道,不受红绿灯控制。一辆出租车以60公里速度呼啸过来,大灯开得雪亮,在我面前来个急刹车,笛声高响,吓死人了,好在没把我碾死。这事其实是我不对,我在中国长大,应该懂得的不能信任人行道,有人行道也要左看右看再三确认才可以走。这次是刚回来还没习惯,所以差点送命。

但是这事不是重点。重点是下面发生的事:我惊魂末定,不敢动。这时候,他应该把车在我面前开走,顺带说“你瞎了眼了!”。没想到他停在那里不走,直到我捡回我的小魂儿,慢慢走过了人行道,他才开走。这使我明白了一点,很重要:虽然司机素质还不够高,没有直接把我碾死,但是他确实觉得人行道应该让行人先通过的。读者可能以为我在取笑中国人了,其实不是,这确实是素质的提高。素质提高,首先要认识到这样做是错的,然后才能行动上慢慢改正。比如醉驾。首先要知道醉驾是错的,才有机会改,我离开中国那时候,司机们都还在谈怕醉驾被抓到,而不觉得有错。这次司机的做法已经说明,他虽然做不到安全避让,心里是知道“应该”避让的。这已经是上了一个台阶了。这样下去,不出十年,礼让行人就可以实现。

中国人钱包逐渐鼓起来

前面说到中国的服务业收费提高了。我顺手查询了一下收入水平,搜索结果第一位的是职友集网站上的信息,深圳平均工资在5650元多。当地报纸报道说随着祖国发展,生活在第一世界的华人,头上的光环已经不再。我想这是真的吧。因为中国人一方面工资上涨,一面人民币增值。12年深圳平均工资3821元(也来自职友集网),当时一澳刀对6.5元。澳洲当时平均月工资近5000刀。澳洲人民收入是深圳人的8.5倍。现在一澳刀对4.5元人民币,澳洲月平均工资过5000刀一点。澳洲人民收入是深圳人的4倍。这2年时间深圳和澳洲收入倍数8.5倍变4倍。如果澳洲居民头上过去有光环,现在至多只能算富一些而已。人民币保持强势已经是趋势了,进入IMF储备也快了。这样的发展势头,再过几年,也许深圳人的平均工资就已经超过了澳洲。

我自己是IT行业的,注意到了深圳社保局资料写着信息行业(IT业)工资指导价2014年高位数是36,735元每月。这个工资水平在澳洲比程序员的平均税前工资还高一点。就是说在有些行业(IT),中国高级员工工资水平已经是发达国家中级员工的收入水平了。澳洲IT行业最好的是Goolge了,Google给程序员首年支付大约每月4.5万人民币的薪水(薪水之外带很多福利)。我相信,按社保局统计深圳应该有些民营IT企业已经在支持这个澳洲最高水平的工资了。也许在澳洲廉价软件开发任务多包印度人是这个原因?当然这样比较有不公平的地方,澳洲程序员照例不加班,大约每周工作4天半,经常去BBQ。不看压力只看收入的话,中国确实富有了。但是我刚离开深圳那天,报纸上说深圳IT程序员张斌的死,人们说是过劳致死。十年前,报纸报道过不少深圳IT员工压力太大自杀,如今不自杀了,不知道是更好还是不好。

“国外连个喝个酒的人都没有”

这次回来跟人在深圳聊天。他说,回中国发展的朋友们都说,国外连个喝个酒的人都没有。这绝对不是真的,好像“鬼佬”不喝酒似的。这只是那个人自己找不到人喝酒而已。布村盛产酒鬼,加上有福利不容易穷死,酒鬼喝成刘伶的也大有人在,都成社会公害了。周末跟朋友们一起在公园里一边BBQ一边喝酒,这是我的海外生活的高点,喝着喝着朋友从家里拖出几条独木船,几个人一左一右摇摇晃晃在近岸的水上划船“散步”,水中树林丰茂,跟林间散步一样。虽然名义上公共场所禁酒,其实举止没失节的人警察是不会找麻烦的。虽然每年都得花纳税人的钱从海里救出我们这种人,但是我们在中国不也是总给政府添麻烦吗?政府还有时候不关心我们死活呢。“国外找人喝酒都没有”这说不过去呀,就算你不愿意找鬼佬喝,悉尼和墨尔本市区华人占比15%呢。我觉得还是成年之后客居不容易交朋友,华人之间有比拼文化也不容易交到至友,老想跟发小喝酒,才会有找不到人喝酒这种感慨。少年出国的华人就没有这种抱怨了。另外,华人有面具,酒后真言,可以起到释放效果,所以有喝酒的人是件大事。如果不必酒就可以直言,也就不必喝醉了,亦不必找酒友。

常见的“外国好还是中国好?”讨论,现在懂了

人到底是感情决定认识,还是认识决定感情?在国外和国内都待过一段时间,我有了一些特殊的证据:人的认识是感情决定的,而人基本是感情动物。

这个证据就是“中国好还是外国好”的讨论。在布村有时候我会遇到中国人说,还是出来吧。有一个人说,我的朋友们很多都出来了。

到了深圳,聚会时大家很容易谈到这个话题。大家都说,还是回来吧。有一个人说,我的朋友们出了国的都回来了。

我现在懂得,已经出去的人不想证明自己出去的决定不对,要寻找证据。国内朋友处境一样,要么出不去,要么有酸的感觉,也寻找证据证明待在国内好。尤其是外语没准备好的朋友,更是理由多,但是说出来众多理由中肯定没有外语不好这一条。

刚出国的时候,看不出这一点,觉得大家都是理性讨论。出国再回来,就明显能看出,大家用情多,理性讨论少。

如果暂时不谈文化上的不适应,在哪里生活好是显然的。发达国家社会总体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虽然有欧洲经济危机地区的情况,总体仍然是发达国家生活更好。前往外国生活的中国人比前往中国寻找发展机遇的外国人多很多。在国外华人圈里,经常遇到的话题不是什么时候回国发展,而是如何获得签证长期待下去。这些华人回到中国就不再谈他们努力而得不到外国长期签证的痛苦了,转言回国好。这是因为,他们一旦谈求签证不得,中国同胞们就会劝他回国发展,他要是说不想,还是想在国外,那就得不到同情,不旦没拿到签证,还把周围人都得罪完了。最好说自己选择祖国机遇多,还可以多保持些中国当地朋友。这种聪明的办法也可以反着用。有的人到了澳洲对当地人说他们选择自由的国度,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自由,只是喜欢生活水平高的国家,到了不自由的新加坡他一样会很开心的。至于中国是不是机遇更多?别的我不熟悉,就因特网领域是真的,在中国发展又快用户又多,外国企业又进不来,青年正好施展。但是大部分新移民人追求三点:少干活、多收入、有福利,简单说是“少给多要”。这三个关键点发达国家都仍然比中国好。真追求自由和尊严而去西方国家的,和真追求乱世称雄(或乱世救人)去中国的,都是极少数,两种我都仅见过一位。事先并不知道人有尊严,唾面自干习惯了,到了国外生活几年被“洗脑”,开始认为尊严很重要的,我没有算在里面,因为这算老移民了。这一段只讲新移民。

大量中国留学生返华,主要是两类,一是文化不适应交不到朋友没归属感,二是拿不到居住签证。留学生理应返华的,移民政策就是如此。澳洲出口大学教育服务不等于给移民名额,留学生返回祖国是题中应有之意,发达国家留学生一样应该回祖国,我在couchsurfing活动上就遇上不少为了拿到澳洲签证到乡下打工的英国人、欧洲人(不乏软件工程师、化工工程师这样背景的),说明合法留在澳洲这里不容易,不能拿大家回祖国这件事证明中国条件好。不管是交不到朋友还是得不到签证,都是“只好回国”,这跟“选择”了回国不一样。

飞龙又建议我文章翻译成英文。读者不一样写法也就不同,直译无意义,我就没再努力。英文我也确实写了,内容不同,但是我对英文稿子比较认真,怕乱发读者有误会,所以现在还停在英文编辑手里等他改完再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