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没有变革诉求,正攵改没有民意基础

十几年前的老朋友来澳洲拜访我,聊到了中国的现况和未来,聊到了会不会有变革。我当时的观点,整理成文如下。

没有民众参与,讨论变革就只是纸上谈兵。而现在,民众是没有参与的精神状态的。我是从观察两个现象观察出这一点的。

一是民众并不把问题指向政府。

打个比方,三和大神的事有记录片了。三和大神是“重新开始也无可能,爬也不上去”才放弃,这问题是直指制度的。但是评价常常是:人要是放弃就真废了。澳洲有华人会回贴说,废人哪国都有,澳洲也有,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加拿大的华人也会跟上确认,加拿大也有这种废人。关键是大家并不觉得这是政府的事。

我每年过年回家时候跟大家族吃年夜饭时,大家会谈共同认识的人,这一年发生的事。有的人孤独死去,有的人买了房,都是个人和家庭的问题,没有人说政府应该有任何责任或制造了任何问题。我觉得年夜饭是最好的反映公众想法的机会,没有人发言有避讳,都是真实想法。

这跟澳洲是相反的。我觉得澳洲很多人喜欢自己身上有问题从政府找原因。如果澳洲有三和大神,无一技之长,救济就不说了,想要学一技,技校不要学费。再往高上大学,大学政府交80%学费。有这些条件,是有机会翻身的。这样好的条件,从未听到澳洲人说党好,倒是有听人骂道:政府连这(余下的20%)学费都不交,自己读书还得生活费自理。我真遇到这样一个青年,我指出:这20%不是可以借VET无息贷款吗?对方说:那贷款就不用还了吗?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二是任何制度批评都会转变为两个话题:“谁说我不会成功”和“谁说中国不能成功”。

比如我对国内朋友说起法制缺失引起市场效率低下的情况,国内朋友就说:马云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做到(成功)了吗?

引用三年前跟一个聪明上进的青年的一段对白:

“韡武,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还是相信我能成功的。”
“可是,我刚才在聊一个社会问题呀。我一直都相信你会成功呀。”

这是“我一定可以成功”。反过来就是“我不觉得你应该为这些人的失败找借口”。

比如有一个犹太人做生意,在中国被黑产抹黑,网上都是负面评价。找政府没用找法院没用找网站没用,最后就破产回以色列了。国内朋友评价道,灰产是谁给钱给谁干活,他不可以找灰产去破坏对手吗?做生意跟打功夫一样,马云不是说”攻守道“吗,就是要有攻有防,他(犹太人)光防不攻怎么可能做得下去?

这种个人成功思维下,变革是没有民意基础的。

如果走开个人成功学,就会进入国家成功学。比如上面的三和大神的事,是这样变为“谁说中国不能成功”的:

在记录片下面的评论里,有华人就指出美国黑人社区也面临无教育无文化无就业力,贫穷引起暴力,暴力引起贫穷的死结,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应该关注我们(中国)的成功。虽然有各种问题,中国还是会成功的。”

这样,明常讨论的是三和社会问题,是中国人拍记录片谈中国人的事,忽然就变成了讨论美国和中国哪个国家社会问题更多。

这是个中国特色。美国人谈到黑人社区问题时也会有人扼腕叹息,但是从未见过他们说“中国也有这类问题xxx”。也许他们不知道中国发生的事,但是总知道委内瑞拉吧,但是从未见过美国人说“哪国没有这种事!难道外国就好?委内瑞拉活都活不下去,饭都没的吃,警察比黑帮还凶。”

有问题不指向政府,谈政体改进会变为成功学。这样的民意基础上,当然不会发生政改。如果有人勇敢地提出改革,不管他是民间还是党内人士,都不会得到广大民意支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