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孩子热炕头

我和活动离场的朋友聊天,要上火车了,正在分手,他走过来说,你是Weiwu呀,Victor给我介绍过你。然后我们一起在悉尼中央火车站等车。他说,他在德勤工作。

他说:“你来澳洲几年了?”5年。“哦,那好呀,我18年才过来的。你原来在厦门?”在。“我常去厦门……”

热身热着我们就上了同一个火车。并排坐定之后,他提到了“海外游子都懂的困惑和彷徨”(我不懂)。他说,“中国机会多,发展前景好,澳洲这边他都看到了头,无非是再升作主管,发展到顶赚的钱嘛,其实还不比在中国发展到顶,而且每日朝九晚五也很无聊的。”

也许朝九晚九更适合他?

他说,“要是创业,拿投资不容易,拿了投资也不是很多钱,并且99%的创业都是失败的,最后也不一定能赚到什么。”

我说,那回中国呗。

他说,实际上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自己想要的。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又不想闲着。他给我看了单位同事周末参加87公里行,为公益事业募集捐款的推文,说这些人有追求令人羡慕,但是想想亦不是自己人生所想要的。“现在就是真有点迷惘,觉得人生没什么追求。”

我有两个话题不谈。

一是不向没有投资区块链的个人介绍投资区块链。因为我不愿意解释和应对诘难。我自己当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做区块链,但是解释起来需要不少时间,每次遇到跟对方个人经验不一致的时候,还需要一边理性推理,一边引导对方去用自己能懂的经验去套。我有一句经常见效的回怼:觉得它不靠谱就不要买嘛。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有富有,重要的是做你喜欢做的事嘛,区块链虚拟币不是你喜欢的就不要动它好了。

二是不向不知道自己人生想要什么的人谈人生想要什么。因为我没功夫找到你人生的激情是怎么丢的。我有追求,但是解释起来亦很费劲,尤其是在我的追求不是变富这样简单的情况下。如果对方是中国同胞,最终听懂了一般也不认同,我就一句对同胞有特效的回怼: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就是人生意义吗?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一个人生追求,平平凡凡真真实实就好了。一般说到这里对方就会点头称是,我就不用再谈人生追求了。

于是我就用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招,没想到他没中招。他说,老婆孩子热炕头当然重要,但是“你看Daniel,Victor这些人,还有你,都是有追求,有梦想的人。”

这招对中国同胞比较少失手,我没有备用的招数,但是我真的不想谈这个话题,只好戴上耳机听书。他说一句,我拿下耳机回一句再戴上,期望会使他感觉比我更尴尬。不过,我忽然想到了一招,以前没用过的,于是我讲了个故事:

有一个富有的老人喜欢公园里安静,但是孩子常去踢球,太吵。他假说喜欢孩子,请孩子到公园来踢球,每人一次5块。孩子们来得越来越多。后来他说:孩子们,给你们3元吧。后来他说:孩子们,你们反正会来,我不用再给你们钱了。孩子们听了很生气,约定再也不去了。于是老人安静地独占了这个公园。

这故事是什么意思呢?你说的Daniel,Victor还有我这些人有追求,这是人生常态,就跟小孩子喜欢去公园踢球一样。后来人生变为了赚钱算计,人生追求有了一个以金钱为主的评估体系,就跟小孩子拿了钱去公园踢球一样。小孩们就这样失去了他们的追求,原本赚不赚钱都值得做的事,现在变成为既然不赚为什么要做。你现在跟这小孩子们一样,其实我们是被社会(尤指中国社会)这个老人算计了。不要问为什么人生没有追求,而要回头找找看什么时候弄丢它的。

他赞同地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心想,竟然可以用这样复杂的方法不去解释我的追求,太好了!

然后他说,请你看看我的创业计划幻灯片,我们有澳洲精英团队,需要380万,你或Victor有没有兴趣?有没有认识人可以投资的?我们做钱包,n年后将会有100亿的用户活动资金在里面。

我顿时明白了他玩的是什么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要想让别人听你的,先说别人喜欢听的”。取胜步骤是:首先要找到某人自以为厉害的地方,然后请教他怎么做到的,等他自豪地解释自己的成就的时候,最后一歩是提需要帮助的事,对方自然欣然帮助。我一直都被算计了。他刚刚才得到我的得意的表情,那是可以玩最后一歩的信号!

看他这样用心,我真不好意思,就拿了创业计划看。英文的计划得很细,从澳洲开始发展,联络各种商家形成网络,用户把比特币存在他的钱包里,目标国际市场,100亿活动资金可以用来发展xx宝,yy宝,也可以发新币。澳洲精英团队是5张照片,上都是中国面孔。“为什么全是中国人?”我说。

他笑道:“不用迷信外国人,外国人不一定就厉害。”

且不说“外国人”于他就是不必迷信这样简单的“他者”,他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在澳洲创业做生意把澳洲本地人叫做外国人?我看了他的坚定的眼神,觉得他是认真的。

下了火车步行回家,唐人街灯火通明,新近立牌“中国城”,活宝一带是澳洲简化汉字之急先锋:

夜里的宝活中国城

宝活中国城摄于宝活火车站出站100米处

我抬头看了中国城三个大字,心里在想,我教育别人不要小小心眼,为社会所算计,自己却还是为小小心眼所算计。最终我还是中国城霓虹灯下满堂饭酒中一个向隅的身影呀。想着想着,买了家人喜欢吃的皇上皇鸭肝,踹着回到中国城的家,回到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