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考察悉尼小学(Primary School)的体验

对居住区域没有限制的家长,研究的课题要广些。

以我和大狗的案例,我们对居住区的前提条件是:需要离骑马俱乐部(Pony Club)近,以便大狗每天清晨带ZOE骑马蹓跶完后可以接着去学校。因此,第一件苦力活就是把悉尼周边的PonyClub都在地图上一一标识成蓝点—一共有两百来个,我筛选了没有遥远到离谱的几十个。第二件苦力活是把从排行榜上筛选出来(筛选过程如下)中意的学校在地图上标识成数字。最后在地图上找任意相邻的蓝点和数字。

尽管新南威尔士州有上千所公校和三百多所私校,经过针对排名,为女儿剔除男校,优选男女混合学校,免去大部分宗教教会学校,剩下的就这单手能数的几家了。

接下来我和大狗从新加坡飞回来,住在离待考察学校较近的French Forest区的Airbnb,准备开启大约10天的考察。

考察学校之旅 

第一家是St Ives North Public公校。大狗在研究蓝点和数字时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这所学校不但离骑马近,人家还有特长班(Opportunities Class)。可因为是第一次参观学校而且是公校,我对现实校内的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还没那么快适应,觉得和自己小时候的学校环境差不多。本来为了照顾到骑马俱乐部位置已经很偏了,自然周围居住环境会冷清些(但是景色非常迷人,当时陪我去的闺蜜都被满街的金黄陶醉了),社区也不可能很发达,但我当时还是不太能接受。现在想来,这所公校的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不见得比其它公校差不说,交通也真不赖。

John Colet School,设有天才班(Gifted),这是悉尼排名第二的私校,背依国家公园,从学校操场有时可见从骑马俱乐部过来的小人骑着马从林中穿过。正门外是大路和空旷的平地,视野开阔。一进校门,迎面便是一只雄鹰振翅的石雕栩栩如生,和他们校服上的校徽一样。

我们到时大约正点,但当时学校注册部前台的工作人员正忙着在电话里解决她的电脑故障,而在我们前面还有一位看上去像是家长的女士在排队耐心地等候着。候客区域一角堆陈着各种奖杯和证书,一面墙上挂着校训/语录,字体大小纷繁交错的排版设计,一如他们的学校宣传手册,带有很强的设计感。

出来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B女士,看上去很专业,言行举止着装都很讲究。

我们去参观时学校正是排演莎士比亚剧的时节—今年是仲夏夜之梦,演出厅的墙上贴满了孩子们画的剧中人物,厅里有孩子们布置的舞台布景。B女士非常自豪地向我们解说孩子们学习莎士比亚作品的重要性。

参观教室时是最重要的一步,孩子们集体站起来齐声说“老师好!访客好!”然后B女士微笑着回应,并且礼节性的问孩子们好不好。之后才继续上课。这时B女士就结合教室里的教材和学生作品给我们介绍孩子们的学习情况。一听介绍还真是吓一跳,没想到这些6-11岁的孩子涉猎的课题如此广泛:名著,数学,地理,历史,古老的语言(可能是梵语),各种宗教知识。B女士不失时机地给我们看孩子们每天的课后家庭作业—这些作业都要求和家长一起完成,以展示学校的用心。你也许已经在想象六年后你的孩子将会有什么样的成就啊!

当我问及休息和课外时间时,B女士似乎有点意外,她回答说”孩子们每天课间有15分的休息时间,中午午饭时间半小时。嗯,每天还会有十分钟的室外冥想时间以缓解压力”。说完她看了我和大狗一眼,估计她担心我们认为休息时间太多了,“这么小的孩子,你总不能一天到晚把他们关在教室里吧。”她补充说。

后来大狗请我看校园里的火鸡,我打趣说这些可都是非常有学识的火鸡呢。

Kamaroi Rudolf Steiner,中文也叫华德福,是一所非学术的混合私校,也与国家公园为邻,依山势而建,校内的地势高低起伏,感觉孩子们能从中找到很多乐趣。

参观时能看到的另一特色是教室内的装饰和布置品,颜色和用材都很丰富——陶土、木头、麻线,展示信息的方式也主要以绘画和故事来表达,给人感觉很有创造力,真挚无华。大狗对黑板上老师的绘画评价很高,带我们参观的G先生还特意背了相机为其中的作品拍照。

还有他们的手工作坊,作品和工具都纷繁多彩,其中以针织手艺和粘土居多。G先生给我们展示了学生的针织抱枕和玩偶。我还在他们的桌上看到天然长得像小船的棕榈叶——而我那之前不久也在考虑收藏这样的棕叶。大狗因此得出结论我们注定有缘。

我们去的时候学校正在操场排练庆祝冬季盛会(Winter Festival),操场一头摆了一圈又一圈的蜡烛和点缀的花草,小人和大人们有的还在点缀,有的只是调皮地来回穿梭。中午休息时小人们都散布在校园的树下或石坡间,有的在玩耍有的在聊天。有些孩子更是就地坐在太阳下,开心地吃起便当来。

因为去之前我和大狗仔细研究过该校的情况,而且之前闺蜜已经代我们参加了一次学校的Open Day。参观现场为我们更添了信心。

Roseville College,英国圣公会(Anglican)女子学校。朋友提过这是最好的女子私校。果然我们见面不久,带领我们参观的C女士就给我强调了她们的IB优势(与IB竞争的是HSC,这个我当时都没听懂)。

C女士逐一给我们介绍学校的情况,学校设施—泳池,操场,健身房,演出厅,图书馆。她们强调学术成果和多才多艺—有几门乐器是必修课,看重宗教教育,两次提到她们每年有学员在南美国家参加志愿扶贫活动,鼓励家长参与学校的社区活动(Family Community)。 我们参观的时候就有几位家长正在教室里当志愿助教,据说孩子们的父母或爷爷奶奶会轮流来志愿助教,和孩子们互动。

小插曲:有意思的是学校的选修语言是法语和中文。鉴于她多次提到学校在南美国家的志愿项目,大狗纳闷地问为何是法语而非西班牙语?结果G女士错愕地笑说这她也不知道。

教室内的作品展示都基于电脑制图,这和她们的学生上课人手一台苹果电脑相符,除了有个过道墙上贴满了大一些年段学生模仿梵高的蓝色时期的画作(Blue Period)。

在问及对男女分校的顾虑时,G女士非常自信地解说了女校的优势—以及学校定期组织的男女校联谊活动。从后来接见我们的女校长身上,确能感受到一股自信,如沐春风的能量,简直就是社交达人一枚。

Ravenswood School for Girls, 联合教会(Uniting Church)私校。大狗认为我对该校的好感主要归咎于两点:一,被J女士在给我们讲解时激情洋溢的正能量感染;二,那是阴雨绵绵的一周里唯一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其实是当我看到校园里那些活泼开朗的孩子们时,那一刻被顿时打动的,用我的话说“整个学校都沐浴在阳光里”。现在回忆,对之后G女士讲解了什么我都没什么印象了。(好在大狗和闺蜜都在场,可以帮忙补上)。

Roseville Public School, 是一所混合公校。校长带我们大概地参观浏览了十几分钟,主要强调一点信息:为了不让你失望一定要确认你的居住区。鉴于公校对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免缴学费,校方完全无动机去销售他的学校,所以参观过程简单也是能理解的,只是所获的信息主要在学校建设和校内环境上。

Gordon West Public School,也是一所混合公校。因为学校名声好,很多家长都慕名前来,使得学校完全不缺生源。我们没有该校区住址无法预约参观,只是非法进去瞄了一眼(基本是开放式的)。校园很大,满地是彩色的金刚鹦鹉在忙着啄吃的,甚是热闹好看。

参观小马俱乐部和代牧马厩(Agistment)

考察学校的同时,我们也顺道造访小马俱乐部和代牧马厩。代牧马厩是为了寄养小马用的,这样小马不会自己孤单抑郁,马主人也不用操心照料的琐事,而且随时可以去看马骑马。另一点我们后来才知道的是新洲有规定自家养马须在指定的区域。

我们去参观代牧马厩时和马厩主人聊了看了才知道马厩也分星级的。

参观第一家,一进大匝门眼前就是一大片平整空旷的绿草坪,草坪下方是一大片空草地,用木桩方正有序地分割出8个牧场(即小马的饮食休息区),每个牧场感觉至少有40平米。牧场边上是一排带顶的马厩后面连着一排露天后院。还外加马儿共享玩泥巴的区域—马厩主人称之为 Sacrifice Paddocks。

代牧马厩有专人负责喂养打扫,并提供打圈——Horse Launch,就是小人牵着缰绳让马不停在空地上转圈运动,从小跑,快跑,到奔驰 (Galloping),这样不仅是骑马前的热身,也帮助小马疏通筋骨,以免马主人几天不来骑马小马没有足够运动的情况。

马厩对面是马主人们放置骑马用品的房间,里面分别挂着刻有小马名字的木牌,下面整齐地摆放着各自的马具。

之外还有一个垫满沙子的练马场,设有一些常见的练马装置。

住在这儿的马一律带着披风(应该是天冷的缘故),有的披风上全是泥巴。不过即使透过披风也能感受到这里的小马身型都很标准,神情帅气,毛色光滑整齐。

这简直就是四星酒店嘛。大狗也因此称其为马宾馆。

我们参观的第二个马馆里的马就没这么幸运了,首先这里的牧场因为在更山里面,使得牧场多处崎岖不平雨天容易积水同时不利于长草。其次这里的马厩较简陋也无太多维护,远远能闻见浓浓马粪的膻味。

牧场的分割用的是带电的铁丝线,有几批马的牧场不但没有长草而且大半是泥泞(我们去时正好是雨后),马馆主人解释说也因此价格会便宜些。这里的马几乎没做护理,有些马看上去似乎不是很开心。问了马馆主人,才知道有的马主人每天都来看马或骑马,有的一周来一次,有的从来就没来过。让人听了真有些伤神。

不过这个马馆因为依山,对于每天骑马出行方便很多,并且很安全(前面那家出门就是马路)。

考察完这些后,我们也到了该决定给ZOE报名哪家学校的事了。其实我们在考察过程中各自就有偏好的学校了,大狗极其欣赏Rudolf Steiner的教学理念和学校环境,我权衡未来一大家人得在这里生活至少六年,偏向学校附近交通便利的Ravenswood School。

结果是我们两家都递交了申请,因为现在是假期,待校方回复中。

 

以色列

和洪谦同学到以色列,我们第一站到了Yodfat。Yodfat是个小村,有多小呢?我如果不提Yodfat,那中文世界里可能就不会再提到它了。虽然是小,但是它是有传奇背景的,我另文再说吧。小有小的好处,风情淳朴,不少人第一次见中国人,两边都当风景看。

我的主人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穿得整齐得体又有美感,红色的围巾搭配上正像个风景。她带我去了乡村pub,因为这一天是她生日。公历的还是犹太历?当然是公历的,她挖苦地笑着说,不然他儿子怎么会记得来的来?

Continue reading

搬家到墨尔本

因为爱人小鱼在墨尔本机场工作,一家就搬到了墨尔本。一开始住在Brunswick,Sydney Street附近,街旧店旧房旧。这算是本地特色,百年老街,法律保护,不能改扩建。寄宿别人家,没有办法做饭,街上食物也乏善可陈,还吃到一家穆斯林做的半生的肉馅,小鱼拒绝付钱,店家也没办法。后来我终于考到驾照,于是租到离机场近的房子(没有驾照的话,可选的住处太少),前天搬进新宅,总算日子好过一点。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