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视角

我今天很开心,我发现一个东西有很多面,而且我离开它,再回去时它还在。比如墙上的彩色方块。

不过我的伙伴Pluto和子烟并不这么认为。

Pluto说:“我们狗是没有‘消失在视线里’这种说法的,我们只有‘没有掉了’这个说法。比方说吧,妈咪出门找吃的,妈咪一出狗洞就没有掉了。这时我就会紧盯着那堵墙,期望妈咪突然从墙上变回来。妈咪每次变回来时我都开心极了,因为我又有妈咪了。”

子烟说:“我们马只有一维的视角,就是说看物体一次只能看一面。比方说吧,有时候我围着一样东西转圈,会看到359样不同的东西,我心想真是太奇妙了。可一圈下来我才发现其实看的是同一件东西。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有时候会盯着一件东西看很久了吧?” 

IMG_3366

IMG_3193

Aside

冻与不冻

奶奶:哎呀,你们想把娃娃冻死啊,这么冷的穿这么点!

爷爷:你别造谣,28度,我看好的。

奶奶:不行,我都觉得冷娃娃还不冷啊?

爷爷:你冷娃娃就也冷啊?

奶奶:(跺脚)你这窗户敞着,风这么大,娃娃就不冻吗?

爷爷:(加大音量)28度,你再别造谣了。

Continue reading

Aside

重大发现

我四个月大的时候有一个重大发现。

我发现东西是有远近的。其实,东西这个东西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发现东西那回很开心。

不过东西有远近这事可就不那么开心了。就是说,有些东西是和我一起的,有些东西,我必须把自己的小屁屁挪过去才跟我一起。大部分东西跟我不是一起的。我只有小小一个世界。

我很努力。每天爬。我爬呀爬,可是东西还是一样远。这就是说,我是在原地爬。我爬的时候很用力,巴比说我爬时臂上的肉肉是硬的。我爬的时候还喊号子。爬到累了就哭,哭累了就睡,睡起来再爬。我真的很伤心。比方说吧,如果哥伦布知道有一个新大陆,但是没有船,他是什么感觉?可是爸妈不懂得我的心,每次我爬哭了,他们就把我翻过来好好地放在床上,还跟我说笑。

爬虽然不成功,但是滚是容易的。爬是竖着动——其实没有动。滚是横着动。我滚的时候看不清楚东西南北,但是滚起来很有乐趣,觉得哪里都可以去。有一次滚到床底下去了,摔得很疼,把全家人都吓坏了。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挫折,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滚了。

我的第四个月,应该还有有意思的事情吧。

Aside

猩猩女孩

妈咪喜欢让狗狗Pluto和小老虎皮皮爬在我的床边陪我玩,我有时也学着把两个手儿脚儿攀在围栏上和他们对望,巴比见状仔细研究了我攀爬的姿势和用力部位。

在一次饭后散步时巴比慎重地对妈咪说“你知道吗?你家宝贝多是个猩猩女孩。” 

漪漪睡时候抓着栏杆

IMG_3483

Aside

小燕子

这两天奶奶没有在我睡前给我唱“小燕子”,早上起床爷爷也没坐在沙发上翘首等着抱我,就连傍晚巴比拉小提琴的“吱吱嘎嘎”声也没有了。妈咪说他们是到山西奔丧去了,我又不懂,只知道这几天梓鑫姐姐和钱姑姑,还有文霞姑姑来陪我玩,她们都很开心——除了我想睡觉的时候。

那天钱姑姑连续唱了六遍“小燕子”我才入睡。

2014-07-25 070252

Aside

外婆

那天妈咪在和外婆通话,我一边自己玩着,只听见她们的对话:

妈咪:(在对着话筒说了很多话后,问)妈妈,你在听我说话吗?

外婆:(话筒那边传来)@¥#%啊,我听见了啊,是她在咿咿呀呀学着说话呢。我就是想听听宝贝漪漪的声音,你能把话筒拿得离她再近点吗?

妈咪:额

外婆,奶奶,大姨妈和我

Aside

我和巴比

巴比第一次被要求抱我时,他踌躇了一下,问奶奶“能给个木棍我先练习一下吗?”

巴比在后来的日子抱我就像抱木棍一样(就是把我横放在他双手肘上端着)。 

巴比看我每天扑在妈咪怀里使劲吃奶很困惑,说每天就喝点汤汤,要什么时候才长大呀?

那天巴比对比了我刚出生时的照片,激动许久,还跑去房间端详酣睡的我半天。这之后,我的一举一动不但开始引起巴比的关注,有时候他还丢下手中的活陪我玩会儿。

嘘!告诉你一个秘密:巴比在我百天之前抱我的相片都不是真的,那只是为了应付妈咪拍照的。 

IMG_3201

Aside

彩色方块

今天妈咪在我房间挂了彩色图案的方块,我一眼就发现它和傍边挂的彩色杯垫很不一样,说不上原因,只知道我一看到花就很开心,但一看到方块就入迷,方块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呀。

IMG_3366

IMG_3190